<nav id="360n4"><listing id="360n4"><meter id="360n4"></meter></listing></nav>

    
    
  1. <sub id="360n4"></sub>
  2. <sub id="360n4"><listing id="360n4"></listing></sub>
  3. 跟我回火星i / 心情小記 / 關于2019

    0 0

       

    關于2019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2-31  跟我回火...

    本文參加了【難忘的2019】有獎征文活動

    2019年度總結終于來了,每天打開電腦,屏幕右下角的年月日仿佛在說:懶蛋蛋,你再不寫2020就來哦。

    • 關于工作——這是今年我最不想面對的,所以放在開頭。為難為難自己,讓自己知道逃避沒有用。這半年的時間,我也算是自身的能力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就是沒有能力。慢熱的性子和不夠靈活的腦子,讓我對職場只有畏懼。2020希望自己可以找到屬于自己的路。

    • 關于朋友——死宅是沒有的朋友的。今年沒有認識新的人和朋友,因為死宅。唯一的一個朋友還是前同事,他隔三差五的就催我什么時候去杭州,我希望2020我還能回去那個喜歡的城市。

    • 關于愛情——還沒畢業的時候,晚上室友們都出去和對象玩耍,寢室里只有我一個人,孤單讓我很期待那個人。畢業后,逐漸對這件事失去期待,還相信它的存在,但總覺得它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現在對它的看法是自然而然,就像冰心說的那樣,愛情是等來的。其實,除了等待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些什么。

    • 關于寫作——相比工作、生活,寫作是給我的東西最多,從年初的《日更100天,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我開始放下心中對文字的執念。不再強迫自己去寫一些自己能力之外,也根本領悟不了的情感。不再把那些用力也做不到的事當做目標,接受自己是一個廢柴,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沒有過人的天賦,也沒有超能力,沒有宏大的理想,就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那些拯救的地球的事,自然會有能力更大的人去做。對于文字,既然是出于喜歡,那為什么不寫一些自己更愿意寫的東西呢?

    到年底接受自己是個淺顯的人。知道、了解、認識都不及“接受”來的洶涌,接受自己是怎樣一個人是一個漫長艱辛困難的過程,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夢,我們是自己世界的超級英雄,我們可以拯救全人類。我也有,總覺得自己才華的另一面暗藏在身體的某一部分,某一天突然爆發,露出真面容。現實的寡淡讓我知道自己是個淺顯的人,我根本寫不出什么讓人醍醐灌頂的人生大道理,甚至這一段深刻反省我都沒有什么更深刻的詞語來描寫表達。

    年末最后一天還了解到一個詞:命運的懲罰。這句話倒是經常在各種雞湯公號里看到,寫路易十六斷頭王后那句:她那時還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和朋友聊到這個話題,我說知道一種生活方式后,我覺不會任由事情發展到已經預知的方式,我會打破它,選擇另一種。朋友告誡我:命運,違抗就要受到懲罰。

    我是不信的,直到腦海里蹦出那件事情。

    大概四五年前,姨娘介紹了一個小伙子,家門口的,五一放假回家,那個男孩和男孩的父母想讓我們見一面,我死活不干,姨娘也從中間調和,對我說見一面,不合適什么的沒關系。我還是沒答應,那個男孩子在微信上甚至用乞求的口氣,我心如鐵石般的直接拉黑了。想想當初自己的確實有點過了頭,為什么不能把事情說清楚,就對一個陌生人做出如此過分的舉動。

    今年夏天的時候,懲罰就來了。我和江女士去田里干活,被一個婦女看見,那女人便偷偷問江女士我是誰,有沒有處對象。回到家江女士對我說了這事,我依舊選擇拒絕,不留余地。第二天上午江女士去到那婦人家回了這事,沒曾想那婦人下午騎著小電驢來到我家門口堵我,剛好我下樓喝水被捉個正著。那婦人便追著我問:你搞什么不講?(你為什么不答應?)你可是等到30歲講人?(嫁人)30歲你就嫁不出去了哎,小姑娘。

    農村婦女還是潑辣的,說的話都句句誅心。見我沒反應不作聲,那婦人便轉移目標,跟在江女士后面把那幾句話翻來覆去的念,江女士面色低沉,仿佛那婦人的話就是咒語一樣,再念幾遍就成了事實。

    最后婦人說什么我已經沒進耳朵了,就感覺自己之前做的那些輕狂的事,經過時間輾轉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 我和圖書館

    2019,我在圖書館發了多少篇文章,圖書館暫時還沒和我說。關于圖書館有個讓我很慌張的事,夏天的時候,江女士問我有多少粉絲,我心虛的看了頁面中間的那個“20”的數字,于是恬不知恥的在后面又加了一個0.因為這一個0讓我輾轉好幾晚,孤獨的對著月亮。不過我也是運氣極好,20個粉絲里竟然還收獲了兩個朋友,一位是“圓圓醬”,我去她主頁看了,目測是位翻譯(其實是她個人簡介里寫的),看看這頁面,我認識的單詞屈指可數。


    一位是“呂楊鵬”,看了他的主頁,是位館友。我的每一篇文章“呂楊鵬”都能找出錯別字,我太佩服他了。一度讓我懷疑他的腦子里肯定有一部新華字典。之前發文章沒有檢查的習慣,現在我都會再三確認有沒有錯別字,但即使這樣,每一次他都能找到那個漏網之魚。現在我的目標是爭取下一篇沒有錯別字。

    還有轉載中經常有“前進小學”抬頭的朋友,我都非常感謝他們的閱讀和瀏覽。寫字的人都有微信公眾號,我的微信號基本處于荒草狀態,里面熟人關注太多了,有點不太好下手,有時想說他們他們壞話又怕被他們看見,總之很別扭。

    這一年非常感謝個人圖書館的陪伴,每一次懶癌發作內心深處總有一個聲音在提醒著我,我并不孤獨,我有個屬于自己桃花源,在那里我說現實生活里不敢說的話,講現實生活里沒人聽的故事,表達內心深藏的真實情感。

    感謝這一年所有看過、轉載、獻花、贊賞文章的館友,你們動動手指的事情,在我這里卻是莫大的鼓勵和支持,今年所有的感動都是來自沒有說過一句話不認識的館友們。我很感激這里的一切。


    2019過去了,我并不還念它;

    2020將來,我也并不期待它。

    一年的結束,只是人為劃分的一個節點,日子不會更好,也不會更壞。

    愿你在那些散聚無常、不斷變幻的人生里,能夠不拘一格,明慧快樂。

    ——2019.12.30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超碰视频_超碰在线视频_成人福利视频在线观看_Cao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