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360n4"><listing id="360n4"><meter id="360n4"></meter></listing></nav>

    
    
  1. <sub id="360n4"></sub>
  2. <sub id="360n4"><listing id="360n4"></listing></sub>
  3. 余閑書屋 / 隸書 / 這件隸書獲蘭亭獎一等獎,我卻看到滿紙“...

    0 0

       

    這件隸書獲蘭亭獎一等獎,我卻看到滿紙“炫技”

    2019-12-03  余閑書屋
    馮印強是近年很活躍的書法家,他在第四屆中國書法蘭亭獎中,以隸書作品獲得佳作獎一等獎,此幅獲得全國書法藝術門類最高獎的隸書作品,以黃庭堅的一首《念奴嬌》為創作內容,詞中展現出黃庭堅面對人生磨難時曠達、倔強、偉岸的襟懷。
    一定是受到了這樣的情緒感染,馮印強在將文詞化為線條藝術的過程中,亦用豪健的筆力、生動的筆墨書寫出了一股豪邁樂觀的豁達之氣,酣暢淋漓。
    與當今展覽經常使用的手法一樣,拼接式的制作也成了馮印強這幅作品的重要特點,使這件作品充滿了強烈的流行色。
    通過拼接,馮印強為自己搭建了兩個大的視覺空間:用最大寬幅的空間把黃庭堅的《念奴嬌》詞完整地寫完,這構成了作品左邊的主體部分。然后又用右邊一個小的空間將主體部分素材內容重新寫了一遍,這構成了作品的次要部分。
    馮印強作為一個比較了解當代書法展覽走向的書家,借助著兩種顏色塊面三個小的文字視覺空間,一方面用變奏的方式來強化作品多頻的信息渠道,另一方面又用自己多變的視覺語匯在調控著觀賞者的心理期待。
    在展覽書法中,書體、字體的視覺意味和文化意味一同在延展碰撞著。
    馮印強這幅作品充分利用了從戰國到秦漢隸變時期留下的豐富的書體、字體,在這三個小的空間使用了不同的樣式,右邊是比較優雅的典型的正體隸書,中間是略微粗放、厚重的隸書,左邊是有縱無橫篆書意味濃厚的隸字——這種意味深受王鏞、石開的影響,使這幅作品視覺空間保持了一定的新鮮度而又不過分雜亂。
    可以看出,馮印強力圖在努力滿足著觀者古典與時尚、主流與非主流的視覺心理期待。
    中間部分是馮印強這幅作品的重頭。在這里,馮印強一方面以《石門頌》為基底,通過“空”、“道”、“亂”、“徑”等字親和自然地與觀者溝通著;另一方面,在結字上將隸化的篆字糅到里面,如“染”等;在用筆上,弱化《石門頌》的拉伸、野逸、奔放的筆觸而代之以《好太王碑》等的蘊藉,從而形成閱讀期待的陌生化心理。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一方面可以看到馮印強對傳統隸書技巧熟練的運用程度,另一方面又可以看出他對展覽書法創作方法和策略的諳熟。
    這作品其中多碑帖的融合看似作者在努力地營造著自己的風格或格調,實際上,展覽書法所創作出來的作品在某種意義上來說與技術有關而與個人風格無關。
    在這一點上,和作者在三個小的空間使用不同的視覺樣式的手法一樣,都是在力圖保持多視點的新鮮視覺的同時,努力在與傳統認同這一點上與包括評委在內的觀眾保持一種最大化、普適化的默契。
    馮印強這種創作動機和努力,造成了這幅作品“炫”技的特點。
    大圖模式馮印強是近年很活躍的書法家,他在第四屆中國書法蘭亭獎中,以隸書作品獲得佳作獎一等獎,此幅獲得全國書法藝術門類最高獎的隸書作品,以黃庭堅的一首《念奴嬌》為創作內容,詞中展現出黃庭堅面對人生磨難時曠達、倔強、偉岸的襟懷。
    一定是受到了這樣的情緒感染,馮印強在將文詞化為線條藝術的過程中,亦用豪健的筆力、生動的筆墨書寫出了一股豪邁樂觀的豁達之氣,酣暢淋漓。
    與當今展覽經常使用的手法一樣,拼接式的制作也成了馮印強這幅作品的重要特點,使這件作品充滿了強烈的流行色。
    通過拼接,馮印強為自己搭建了兩個大的視覺空間:用最大寬幅的空間把黃庭堅的《念奴嬌》詞完整地寫完,這構成了作品左邊的主體部分。然后又用右邊一個小的空間將主體部分素材內容重新寫了一遍,這構成了作品的次要部分。
    馮印強作為一個比較了解當代書法展覽走向的書家,借助著兩種顏色塊面三個小的文字視覺空間,一方面用變奏的方式來強化作品多頻的信息渠道,另一方面又用自己多變的視覺語匯在調控著觀賞者的心理期待。
    在展覽書法中,書體、字體的視覺意味和文化意味一同在延展碰撞著。
    馮印強這幅作品充分利用了從戰國到秦漢隸變時期留下的豐富的書體、字體,在這三個小的空間使用了不同的樣式,右邊是比較優雅的典型的正體隸書,中間是略微粗放、厚重的隸書,左邊是有縱無橫篆書意味濃厚的隸字——這種意味深受王鏞、石開的影響,使這幅作品視覺空間保持了一定的新鮮度而又不過分雜亂。
    可以看出,馮印強力圖在努力滿足著觀者古典與時尚、主流與非主流的視覺心理期待。
    中間部分是馮印強這幅作品的重頭。在這里,馮印強一方面以《石門頌》為基底,通過“空”、“道”、“亂”、“徑”等字親和自然地與觀者溝通著;另一方面,在結字上將隸化的篆字糅到里面,如“染”等;在用筆上,弱化《石門頌》的拉伸、野逸、奔放的筆觸而代之以《好太王碑》等的蘊藉,從而形成閱讀期待的陌生化心理。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一方面可以看到馮印強對傳統隸書技巧熟練的運用程度,另一方面又可以看出他對展覽書法創作方法和策略的諳熟。
    這作品其中多碑帖的融合看似作者在努力地營造著自己的風格或格調,實際上,展覽書法所創作出來的作品在某種意義上來說與技術有關而與個人風格無關。
    在這一點上,和作者在三個小的空間使用不同的視覺樣式的手法一樣,都是在力圖保持多視點的新鮮視覺的同時,努力在與傳統認同這一點上與包括評委在內的觀眾保持一種最大化、普適化的默契。
    馮印強這種創作動機和努力,造成了這幅作品“炫”技的特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超碰视频_超碰在线视频_成人福利视频在线观看_Cao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