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360n4"><listing id="360n4"><meter id="360n4"></meter></listing></nav>

    
    
  1. <sub id="360n4"></sub>
  2. <sub id="360n4"><listing id="360n4"></listing></sub>
  3. 塵世萬相 / 媒介社交 / 代購干不過主播?

    0 0

       

    代購干不過主播?

    2019-12-02  塵世萬相

      11月29日,海淘狂歡“黑色星期五”(簡稱黑五)開始了,亞馬遜、天貓國際、考拉、京東、洋碼頭等電商網站,紛紛打出促銷牌。

      然而,代購們的黑五“變色”了。

      這場變局的開端是今年雙11,以全網最低價席卷購物車的薇婭、李佳琦們,不停向粉絲宣傳,“多花幾十塊錢,可以在直播間買到同樣的大牌護膚品,還能保證是官方正品”。

      直播帶貨的一陣風,讓本就在《電商法》下“茍且偷生”的代購們感到絲絲涼意。

      一個代購的“黑色星期五”

      雙11前夕,代購璇子在朋友圈發起一場充2000送200、再送Mac口紅的活動,這是她做代購3年以來最大的促銷活動。

      她早早訂好了黑五期間飛韓國的機票,雙11她的購物車里沒有護膚品、化妝品,而是堆滿了螺螄粉等便攜食品,為的是飛韓國、日本時省幾餐伙食費。

      盡管黑五臨近,手上仍沒有什么單子,但她還是堅持要飛。如果不保持每月一飛的頻率,客戶很快就會流失。

      飛機票、酒店、伙食,一趟飛韓國人肉背貨的成本,3500元起跳,日本則更貴。她曾經為了省幾十塊錢的住宿費,深夜拖著沉重的箱子換酒店。兩個箱子46公斤,手提5公斤,這是每個代購的限重標配。

      到了韓國,璇子沒有第一時間沖去化妝品、護膚品專柜排隊,而是在東大門直播各類飾品、襪子、服裝、帽子、圍巾甚至零食,這些非標產品雖然廉價,但價格不透明,利潤空間比護膚品更大。

      中國人的購買力遠遠超出了庫存,“配貨”這兩個字,代購們已經習以為常。打比方說,要買嬌韻詩雙萃精華,需要早起排隊取號,每人限購兩瓶,還要另外搭配150美元的嬌韻詩產品才能一起結賬;買一支YSL口紅,需要搭配任意一件YSL產品,不然導購員不賣。

      到頭來,看不到錢,只看到一架子的貨。

      更重要的原因是,海關嚴查打擊代購。與璇子同行的伙伴,沒有躲過海關的法眼,被罰了7000多元的稅,上飛機超重又被罰了1000多元,歸來后,暫停了代購生意,賣起了服裝。

      直播帶貨搶了代購的蛋糕

      曾幾何時,在家帶娃的、賣衣服的、賣飾品的、賣蛋糕的、賣奶茶的、做護士的,形形色色的小鎮年輕女子做起了代購生意。但在今年,生意有點難做了。

      璇子隱約感覺直播已經對她的生意造成影響,拿著直播間價格比對的客戶不在少數。

       “淘寶第一主播”薇婭在今年雙11風頭正盛,怎想到,狂歡過后,薇婭微博就“淪陷”了,有用戶留言懷疑直播間售賣的為韓國品牌“后”的天氣丹系列是假貨,不斷有粉絲跟帖說要退貨。    

      這個消息在代購的朋友圈里不脛而走,迫于壓力,“后”官方站出來辟謠,聲明薇婭直播間售賣的是來自“后”天貓旗艦店的產品,而且強調是唯一授權的天貓官方旗艦店,均為正品。

      再看雙11前夕在代購圈盛傳的說法,“天氣丹一定要買韓國的,因為有一個最重要的成分是鹿茸!國內專柜是沒有的,三亞免稅店也沒有”,甚是微妙。

      薇婭直播間在雙11期間賣出的套裝價格直逼代購價,差價在幾十元之內,但薇婭直播間還贈送了媲美主角價格的贈品,這對代購造成了極大壓力。

      今年10月,薇婭在5分鐘內為“后”的天貓官方旗艦店引導了超1億元的銷售額。

      李娜(化名)的焦慮從10月底開始。朋友圈頻頻出現的“直播間曬單”讓她心中五味雜陳。

      “感覺我要失去客戶上帝了!”她說。

      雙11當天,李娜比往年都要閑一些,往年雙11至少會有50多單生意,客單價也能達到300元,今年的訂單量直接腰斬。看著半天沒有動靜的微信對話框,李娜感覺年底生意擱淺。

      李娜不得不承認,在頭部主播“全網最低價”的重壓下,中小代購毫無優勢。跟主播們千萬級、百萬級的粉絲量相比,李娜的客戶圈只有流失,難再拓展。

      天津師范大學大三學生琪琪(化名)的海外產品大多來自于代購,不過從雙11開始,她對直播間心動了。她說:“我在李佳琦直播間買了蒂佳婷的面膜,20片只需要187元,平均每片9.35元,而代購雙11期間最便宜的價位也是65元5片,平均每片13元。”

      每天逛直播間,再到代購那詢價、比價,已經成了琪琪固定的業余放松時光。“直播間不一定有我需要的產品,但如果遇到直播間和代購價格一致的情況,我會選擇直播間,畢竟贈品更多。”她補充道。

      琪琪的新購物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一部分中國年輕女性的縮影。

      在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師蒙慧欣看來,帶貨主播已經在中端產品領域占據優勢,中高端美妝護膚品利潤空間被壓縮,但代購們仍在高奢產品、全品類上占據一定優勢,拉鋸戰才剛剛開場。

      轉場或者退出 

      黑五臨近,麗莎并沒有往外飛的打算。

      雙11預熱階段,做了5年代購生意的麗莎(化名)重新注冊了一個微信賬號,專門用來推廣“某G雪地靴”“某鵝羽絨服”,每天30條產品推廣,維持新號的活躍度。

      這些商品以“代購”之名,被麗莎的200人代理團隊,分銷到全國各地。

      要成為麗莎的下線,需要繳納200元的加盟費,而且每個月的銷量要達到800元。只要一個月拿不了800元的貨,就會被取消代理資格。

      從麗莎給的代理價和銷售價來看,代理的利潤并不豐厚,賣出一瓶保濕爽膚水可以賺23元,賣出一支Dior 999口紅可以賺40元,賣出一套單價1380元的天氣丹,也只能賺200元。

      相比美妝、護膚類產品,賣鞋、賣羽絨服顯然更賺錢。一件標價278元的菲洛嘉眼霜,普通代理價是235元,這意味著代理賣掉一支眼霜能拿到43元的提成。而一雙售價255元的某品牌雪地靴提成為50元,一件標價1480元的“某鵝”羽絨服提成是280元。

      天氣越來越冷,雪地靴顯示出極強的帶貨力,“每天至少賣出100雙”,為了吸引代理,麗莎拋出這個極具誘惑力的數字。

       “真代購干不過假代購。”璇子不禁感慨道,在日韓代購時,常常能看到“假代購”三五成群地做現場直播,最后卻一件都不帶走,全部從韓國批發市場甚至國內拿貨。

      在神奇的韓國批發市場,貨源充足,品類比免稅店更多。在神奇的華強北、廣州白云,不僅有真假難辨的各色大牌護膚品,代購們絡繹不絕地來到這里,為的是朋友圈“直播大賽”。

      今年黑五一片冷清,麗莎把線下店開到大學校園,吸引大學生們成為自己的下線;璇子是人肉代購、山寨代銷、淘客多手抓;李娜則心生退場之意。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超碰视频_超碰在线视频_成人福利视频在线观看_Cao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