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360n4"><listing id="360n4"><meter id="360n4"></meter></listing></nav>

    
    
  1. <sub id="360n4"></sub>
  2. <sub id="360n4"><listing id="360n4"></listing></sub>
  3. 塵世萬相 / 兩情相悅 / 初戀這件小事,什么都不是

    0 0

       

    初戀這件小事,什么都不是

    2019-11-29  塵世萬相

      清代詞人納蘭性德曾寫道: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也許正因為世事難料,人心善變,我們的文化對“第一次”才格外執著。

      在韓國,好聽的演藝圈名號有不少,但“國民初戀”絕對算得上是好感度最高的一個。在這種集體氛圍下,韓國影視自然也產出了不少經典的初戀故事。

      不過隨著社會發展,人們的愛情觀也越來越多樣,所以在近代韓國影視中,初戀故事的比例已經下降不少。但萬萬沒想到的是,編劇們卻轉而對初雪著了迷。


      六年前,從千頌伊的一句初雪要配炸雞啤酒開始,這個自然現象就在成為浪漫符號的大路上一頓狂奔。

      《鬼怪》里有恩倬和金侁的初雪之吻,《請回答1988》里有善宇對寶拉的初雪告白,阿澤約痛失初戀的德善看電影。

      作為一種冬季特有的自然現象,初雪本無特殊含義,頂多為人們再次印證冬天已經來了的事實。但白皙的雪花那么美,不干點什么怪可惜,于是便有了把悸動的告白安排在初雪夜的點子。這么一來,兩者相映成彰,既給戀愛提供了伊始的場景,也沒有浪費掉第一場雪的氛圍。

      在這些韓劇橋段的慫恿下,人們體內的浪漫因子從入冬開始蓄勢待發,待初雪降臨便一頃而下,仿佛抓住了寒冷的冬季里最美好的意義。

      無論是文藝作品熱衷于抒寫的初吻、初戀、初夜,還是小學生時代寫過無數遍的“第一次xxx”作文,這些生活片段邊往一種經歷里添加特定文本,邊順理成章地堆砌“第一次”的意義。

      我們對許多“第一次”時常抱有幻想和執念,這些情懷的出發點大多是美好的,它鼓勵我們認真對待生活,給了我們努力的方向。

      不過,“第一次”雖美好,但或許并沒有那么重要。有時制造的幻想泡泡太過厚重,反而會給人帶來負擔,模糊了一段經歷原本的意義。

      1.“第一次”的儀式感

      越過這條線,人就變得不一樣了。

      一件事的第一次有著奠定其后續體驗走向的影響力,所以這賦予了它被重視、被儀式化的名分。

      談論有關對于“第一次“的執念的來源,可以從“新鮮”二字開始。

      不難發現,因未知而產生的新鮮感和刺激感,直接構建了我們對許多初次嘗試的事情的期待。但這份新鮮感其實建立在已有認知上。

      大多數情況下,你之所以會期待某個第一次,是因為你曾經從別的地方汲取過相關信息。你期待的,是自己的這個“第一次”能達到預期結果。

      就像一個人要想改變他在別人心中的印象要花費很多精力一樣,如果某個第一次比預期要糟糕很多,那么就可能需要很長時間去修補和調整心態。

      這在一定層面上解答了為什么大眾會執著于初戀和初夜的迷思,因為人們相信好的開頭能帶來好的發展。

      “第一次”意味著一段經歷的開篇,是從沒有到有的過程。

      從第一次開口說話和第一次走路開始,人類便通過無數個“第一次”獲得成長經驗值,在私人的心愿清單里蓋上“已完成”的印章。

      因此,“第一次”不僅有被重視的名分,偶爾也背負著“劃時代”的意義。大眾非常在乎的戀愛或性行為就是其中比較常見的例子。即便知道這些事以后還會發生,我們依然享受這種儀式感帶來的附加意味,它意味著我們的人生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長大,一門人人都熱衷于儀式化的科目,注定和“第一次”脫不了關系。

      嚴肅如法律,自由如文娛,我們的社會都在試圖尋找某個節點去劃分幼稚和成熟。可見在成長這件事上,人類是格外敏感的。

      文娛場中最常見的成年儀式,便是嘗試些“少兒不宜”的活動。

      在青春成長(coming of age)電影《伯德小姐》中,還是高中生的Christine臨近成年之際,用盡各種辦法想去成為一個酷酷的大人。除了給自己取了藝名Lady Bird外,談戀愛、發生性關系都是她的方式之一。

      電影中有一個經典場面:在18歲生日當天,伯德小姐去了便利店,自豪地向店員出示了身份證后買了一包煙,一張刮刮樂,和一本《Playgirl》。她拿好東西走到店外,邊抽煙邊翻閱起了成人雜志,完成了她的成年儀式。

      在經歷了兩段短暫的戀情,又因就學問題和母親鬧翻了后,第一次抽煙和看小黃書于伯德小姐就有了更重要的意義,因為那是可以獨自掌控的成年儀式。這一次,她終于無需他人的介入,完成了自己的人生進階。

      一個有意思的小事實是,片中伯德小姐雖然年滿18歲,但那其實還不算真正的“成年”。在美國,因為可以合法飲酒的年齡是21歲,所以大多數人視21歲為真成年,在那以下的都稱為under-age或minor,哪怕年滿18歲已經可以抽煙,看書,選總統。

      去酒吧慶祝21歲生日并喝一杯最烈的長島冰茶,是美國人傳統的成年儀式。事實上,很多人早在法定年齡前就喝過酒抽過煙,但他們依然固執地希望通過儀式化這些“第一次”,來光明正大地宣告“老娘/老子成年了!”。

      這么看來,慶祝“第一次”的意義并不在于“我做過這件事了”,而在于“做過這件事的我終于是一個狂拽酷炫的成年人了”。

      2.“第一次”的塑造力

      初印象為何那么重要?

      “第一次”的魔法不僅體現在成長上,它還主宰著我們日常生活中的種種判斷。

      我們經常被告知第一印象的重要性,因為短短幾秒足以對一個人產生印象,而先入為主的評價在人們心中又有著根深蒂固的影響。

      受社會環境的塑造,我們或多或少都攜帶著一些偏見和刻板印象,而這些認知就是讓第一印象功效長久的最大原因。

      人們常說“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不要以貌取人,因為視覺上的初印象終究是淺薄的。但我們又不得不承認,很多時候第一印象都意外地準確。

      對此,心理學學者Vivian Zayas和Gül Günaydin曾做過一起實驗。研究發現,先看一個人的照片所留下的第一印象,和一個月后再見到真人時產生的印象相似。如果看照片時對一個人產生好感,在一段時間后與本人有過物理互動,并吸收了更多實質信息后,好感度不會減少。

      乍一看,實驗結果似乎佐證了“人可以貌相”的理論,但如果從另一個角度出發,就會發現事實并非如此。

      我們有理由相信,第一印象之所以準確率極高,是因為當我們認定了一個人是怎樣的,往后與真人產生互動時,我們會順應已有認知去聊天交流,所以才能得到與之前相似的印象。

      換句話說,對一個人的好感度不變不是因為第一印象有多么精準,而是因為我們一旦形成了認知,就會自然地朝著那個方向去探索發展,再下判斷。

      人總是先相信自己,有時候甚至多于相信事實,這便是自我的慣性。所以,即便第一印象是最單薄的主觀了解,它依然擁有最持久的影響力。

      需要警惕的是,無論對人還是對事,第一印象的發展機制很容易讓人陷入自己的認知世界,形成一種刻板印象,從而忽視了客觀事實。

      3.“第一次”的浪漫化

      初戀那件小事,其實什么都不是。

      的確,世界上很多“第一次”都值得被儀式化和浪漫化,但其中也不乏被大眾過度臆想的例子,比如初戀和初夜。

      在我們的認知里,最經典的初戀模板往往發生在學生時代。

      由于國情特殊,國內的高校基本都明文禁止學生戀愛。恰巧初高中又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在禁止戀愛的大環境下,浪漫的豆蔻之戀沾上了點反叛的意味,確實不失為青少年成長的墊腳石。

      再者,幾乎所有以學生為主要受眾的青春類型片和言情小說都會牽扯到戀愛。逐漸地,學生時代的初戀成為了大眾的共同向往,如果學生時代沒談過戀愛,或者初戀根本沒有文藝作品里描寫般美好,人們就會感到失落遺憾。

      這里并不是要質疑初戀的意義。只是,初戀不是一項任務。它不一定要發生在某段時間,不必用來體現某人是否長大了,不必非得被銘記,而我們的人生更不需要“最美好的愛情就是和初戀結婚”的KPI。

      另一個被過度浪漫化的“第一次”則是初夜。受宗教、倫理等傳統文化體系的影響,直至今天依然有很大一部分人認為,從未和他人發生過性行為是對婚姻伴侶最大的愛和忠誠。這在傳統話術中也稱作“守貞操”。

      針對這種觀念,美國人類學家Donald Brown曾在《Human Universals》一書中嘗試給出解釋。他認為,浪漫關系的唯一性是人類關系中普遍認同的觀念。那么性行為作為浪漫關系中私密又重要的一環,自然會成為嫉妒源,也會成為衡量忠誠度的一道標準。 

      由此許多人會認為,“第一次”是“從未”的后續,是從無到有的決定性轉變,所以放在社交關系中,人們很容易順水推舟地用“第一次”去衡量伴侶在一段關系中的價值。

      這種“順水推舟”在父權制度的架構下變成了處女情結、守貞操、性保守等捆綁女性身體自由的謬論。

      在今天,依然很多人會認為受過性侵害的女性在浪漫關系中就會低人一等,因為她們的身體“臟了”。知乎上甚至還出現過“女友用衛生棉條,我應該和她分手嗎?”的荒唐提問。

      無論是初戀還是初夜,它們在當今社會的語境下顯然都被過度浪漫化了,不僅成為了一種集體執念,甚至成為了一種情感的枷鎖。

      實際上,關于初戀和初夜的構想就好像水晶球里的童話世界,那是被精心設計和包裝過的理想化藍圖。如果長期只盯著玻璃球里不變的場景看,恐怕就無法理解現實生活中的多樣了。

      (《今生是第一次》截圖,字幕來源:鳳凰天使)       

      世界已經足夠復雜,我們不妨再松弛一點,第一次可能的確美好且具有豐滿的儀式感,但并沒有你想象中那么重要。

      最后,還想和你多說幾句。

      在17年熱播的韓劇《今生是第一次》中,女主角智昊在知悉丈夫和前女友曾有過婚約后,一度非常沮喪,但最終在老家的海邊釋懷了。

      就算以前見過大海,但今天看到的這片大海也是第一次啊。

      就算都了解,都曾做過,每個瞬間,跟那個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第一次。

      人生在世,本來就是第一回。

      要斟酌起來,每一天,每一瞬,都是我們經歷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與其執著生活與愛情里的“第一次”,不如試試將承諾和誓言改成“要成為彼此的最后一次”。

       不過如果初戀是阿澤的話,就沒法不執著了。

      參考資料:

      https://psychcentral.com/news/2014/02/15/the-power-of-a-first-impression/65944.html

      配圖:《請回答1988》、《伯德小姐》、《今生是第一次》

      本文來自公眾號: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林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超碰视频_超碰在线视频_成人福利视频在线观看_Cao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