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360n4"><listing id="360n4"><meter id="360n4"></meter></listing></nav>

    
    
  1. <sub id="360n4"></sub>
  2. <sub id="360n4"><listing id="360n4"></listing></sub>
  3. 卜憲玲 / 原創散文 / 青春不散場

    0 0

       

    青春不散場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1-27  卜憲玲

    本文參加了【一起同過窗】有獎征文活動

    老師專的校舍就要拆除改建了,我的同學海云特意作故地重游,在同學群里感慨萬千。她說:二十六年過去了,不僅物不是,人亦非。曾經以為一輩子不會忘也不會變的東西,也難以經得起歲月的洗禮。這句話讓我頓時淚濕雙眼。是啊!二十六年了,我們已然兩鬢斑白,然而那段青蔥歲月,那兩年的美好時光,怎么可能隨著校舍的拆除而消散了呢?我獨自走進師專的校園,沿著枯葉鋪滿的小路,一步一步重拾那些塵封已久的記憶。

    十七歲那年,在飽受了一個暑假的煎熬之后,我又拖著沉重的書包,坐進復讀班的教室。豈料第二天,班主任老師送來了一紙聊勝于無的錄取通知書。于是,1991年的912日,在家人的護送下,在經歷了四五個小時吐得翻江倒海的暈車之后,最遠只到過縣城的我,來到濟寧這座城市,走進了濟寧師專。學高為師,身正為范的紅色條幅橫在眼前。說不出與心目中的大學有多少差距,在懵懵懂懂地一陣忙亂之后,便開始了我僅僅兩年的大學生活。那個當時還不會打電話也不會買汽車票的鄉下女孩兒,兩年后便自信滿滿地站在了中學教室的講臺上,至今二十六年。

    師專的校園不大,卻不失古樸典雅。迎門的幾顆塔松足有一抱之粗,華茂蔥蘢。塔松后面的圖書樓似乎才落成不久,嶄新氣派,那應該是當時濟寧城里數一數二的高層建筑。除此之外,都是些舊樓了。圖書樓西面,前后列著兩座小樓。前面的辦公樓青藤纏繞,聽說是校領導辦公的的地方。那座樓給我的感覺陌生而遙遠,兩年間除了執勤一周在門口坐崗外,只上去過一次。后面的三層小樓是文科樓,那是校園里最古樸的建筑,雖然與和它并排的理科樓僅一路之隔,但我們卻也很少涉足。大概是理科的女生們太過規矩呆板,又不會打扮,每天看著從文科樓里出入的女同學一個個窈窕多姿,心里不免生出幾分羨慕。數學系在理科樓的三樓,系辦公室正對著樓梯。老師們把新生的照片全部貼在墻上,每天對著照片認人,不幾天就叫出所有同學的名字。理科樓前的小花園別致精巧,花園中央有個小小的水池,假山石隨意堆放。小池周圍石子鋪成的小徑曲曲彎彎,與園中花草樹木呼應,頗有幾分江南園林的味道。男生宿舍樓和女生宿舍樓東西并列著,男生樓顯得高大許多,可能是那個時代男生多于女生的緣故。后面便是操場和餐廳了。餐廳的二樓是一個闊大的多功能活動廳。在那里,我們聽過會,看過演出,進行過歌詠比賽。我還與中文系的同學合作主持過一場月末晚會,由于不會化妝,被班里的男同學笑話說抹得跟個小鬼兒一樣。校園里每條路旁都栽著法桐樹,枝丫伸展著相互交錯在一起,春來新葉初生,綠意融融,秋至落葉飄飛,詩情畫意。

    那時候,濟寧市各縣乃至各鄉鎮的中學教師中,很大比例來自師專。想來師專一定是本著為教學一線培養教師的宗旨,因而管理相當嚴格。每天早晨全校集體出操,兵分兩路,浩浩蕩蕩跑在晨光熹微的大路上,應是一道可觀的風景。兩年后我到一個鄉鎮中學當了班主任,也是這樣每天黑蒙蒙的早晨帶著學生出操,一點也不覺得辛苦,這不能說跟師專的訓練沒有關系。師專的課業管理也很嚴格,像中學一樣,設置晚自習,期中和期末考試。而且期末成績不合格的話會以書信形式寄到家里。由于剛開始心理上的放松,記得我在第一學期的期中考試中,《數學分析》只考了56分,這是打小進入校門以來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為此痛哭了一場,以后再也不敢對課業掉以輕心。所幸這次是期中成績,不會寄到家里去。

    師專的老師們也是各有特長,時時垂范。教微機課的孟憲元老師每次課前站在講臺上,笑瞇瞇地掃視臺下,伸出右手食指豎在面前,鄭重地說:這叫組織教學。二十多年來,幾乎每節課前站上講臺,我都會想起他當年的語氣和表情。姚存峰老師樸素灑脫。開學第一天,教室里的燈管不亮,他穿著一件舊舊的黑色夾克修理燈管,很多同學把他當成學校的修理工。第二天上課才發現,原來是教《高等代數》的老師,還是系里的主任。他的教學內容總是爛熟于心,上課時兩個小時滔滔不絕講下來,洋洋灑灑好幾黑板,從來不看一眼教案,而且還經常于不動聲色中逗趣。有一次,他講著講著突然說這道題的解答就在課本121頁和122頁之間的中縫處。同學們慌忙翻看課本,卻發現121頁和122頁是在同一張紙上,哪有什么中縫。再抬頭,看到他正一臉壞笑地看著我們。

    圖書館和閱覽室設在新樓上,寬敞明亮。系書記孫老師諄諄教誨我們要多去圖書室學習,積累資料,將來走進資料貧乏的鄉村學校會有很大的用途。可惜那時候真的不懂珍惜,大多數的課余時間都在不知不覺中消磨掉了。某些同學調侃說我們過著男勾女織的生活,也就是說男生打夠級,女生織毛衣的意思。我的第一件毛衣就是在師專的宿舍里織成的。當然,也不總是這樣,我們宿舍姐妹們曾有一段時間掀起讀書熱潮,各種小說雜志互相傳閱。《呼嘯山莊》《傲慢與偏見》《紅與黑》等許多部世界名著就是在那時候閱讀的。我的好友玉麗是個小說迷,她能一夜功夫讀完一部《飄》,真是讓人不可思議。

    除了寒冷的冬天,校園里總少不了體育運動。籃球場和排球場就在女生宿舍樓前,不少女生經常趴在窗口看籃球場上的賽事。有的人并不認得打球的誰誰,僅憑他們不同的動作姿勢給人取了不同的外號,幾個人背地里叫得津津樂道,球場上的人卻渾然不知。女同學很少打籃球,多數時候只打排球,有時候也有男同學加進來。十幾個人圍成一圈,你一下我一下地相互傳著球,也傳遞著我們的笑聲和友情。最令人難忘的,該是一年一度的籃球賽和排球賽了。籃球賽自然只有觀戰的份兒,雖然也是熱血沸騰,但并沒有太多的切身體會。記得第一年的排球賽,我們幾個新生和老生隊友一起苦苦訓練幾個月,終于打到決賽,拼搏到底,僅以兩球差輸給中文系。比賽結束,隊長一屁股坐到地上哭起來,大家也都哭起來,久久不愿意離開球場。那是刻骨銘心的記憶啊,那是青春的印記!

    那時候考入師范院校,特別對農村孩子來講,最令人羨慕的大概是每月的伙食費了。師專有兩個食堂。東食堂很小,一般是老師們或者吃得起小灶的同學才去。對這個食堂印象最深的是第一年的元旦,班主任羅洪福老師帶領我們在那里包水餃的情景。全班四十四位男女同學齊下把,包出七大八小又花樣各異的水餃,結果下成了一鍋水餃粥,還吃得熱火朝天,讓我們這些第一次遠離親人的窮孩子們感受到了家的溫暖。每個月四十四元的飯菜票,在西食堂吃大鍋飯,對女生來講還算富足,有時候還能節約出來一點到校園小賣部換點零食解饞,那里的虎皮花生豆和瓜子都非常好吃。有一段時間,我們宿舍的姐妹們湊周三下午沒課的時間輪流做東,從小賣部買來一斤瓜子,圍坐在宿舍里的長條桌邊比賽嗑瓜子,最后以瓜子皮堆的大小論英雄。我現在嗑瓜子的本領就是那時候練就的。西食堂里的花生米燉蘿卜丁汁濃菜香,每次都要排長長的隊才能吃到,還有時候排到近前又落了空。平生第一次喝豆漿也是在師專的西食堂里。后來便每次買一大碗,把剩余的倒進玻璃杯里,等課后回宿舍慢慢飲用,故作優雅地設想著從未有過的喝牛奶的樣子。其實所謂的玻璃杯也不過是從家里帶咸菜來的一個廣口玻璃瓶罷了。直到如今,用考究的玻璃杯喝牛奶的時候,我還常常想起那時拿豆漿當牛奶喝的情景,啞然失笑。除了飯菜票外,學校還按月發放洗澡票。校園里的公共浴池在最西邊,女生去洗澡要走過男生宿舍樓前的一片空地。每個周六,從早晨到傍晚,都會有女同學三三兩兩地端著臉盆,趿拉著拖鞋,披散著頭發從男生宿舍樓前走過。也許在男生眼里,女同學這樣的形象比起正襟危坐在教室里的樣子更加嫵媚動人,有的男同學故意從窗口伸出頭來觀看,有的甚至故意洋腔鬼調地唱歌吹口哨,這讓女同學們無比尷尬,怒火中燒又無從發作,只得恨恨地在心里暗罵,低著頭快速走過去,如芒在背。寫到這里忽然想起這些,這也是師專生活的一線掠影。只是歲月有情,于不知不覺中柔軟地抹去那些不快的記憶,而今想起來,剩下的只有淺然一笑了。

    相信在師專讀過書的每一位校友都會對每周一的衛生大掃除記憶猶新,尤其是宿舍衛生掃除,更是笑話百出,令人難忘。記得那時,我和室長紅艷姐負責整理宿舍衛生。一間大約二十平米的宿舍,容納著八個室友日常生活的全部家當,一節課的時間整理得干凈整齊無雜物,談何容易?好在我們倆練得一手藏物的好本領,能迅速把桌面、窗臺、地面上所有的零碎物品分門別類地歸入各個臉盆中藏到床下。為了整理床鋪,紅艷又從讀軍校的男友那里學來疊豆腐塊的絕技,這使我們225室的衛生總是名列前茅。第二年我跟隨衛生部檢查組檢查宿舍衛生,有一次剛給一個男生宿舍打完分,一位同學迫不及待地從床下拉出臉盆找快餐杯喝水,誰知打開蓋子一看,快餐杯里窩著一團臭襪子,惹得大家捧腹大笑。還有一次,也是在男生宿舍,檢查組到了,一位同學看到整理好了的床上不知誰隨手扔了一件毛衣,于是他急忙團了團塞進懷里,直挺挺地站在門口等待打分。正好那天有位老師跟著,看到他肚子下面耷拉著一段袖子,伸手一扯,毛衣被拽了出來,一時笑得大家直不起腰來。

    青春洋溢的校園里,最不能忽略的應該是愛情了吧。也許只有很少的人在師專收獲了婚姻的果實,但一定是很多人在那片土地上播種過愛情的種子。剛入校時,看到高年級同學有的雙雙走在校園里,還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不久,女生宿舍里就陸續傳來誰誰被追求的消息。我們不知道男同學是怎樣挖苦心思地寫出求愛信,又是怎樣忐忑不安地送出去的。但我們知道,有許多求愛信在女生宿舍里是被公開宣讀的。如果你讀到此處心有不悅的話,就請以中年的寬厚原諒那時年少的輕狂吧。當然,也有些被私自保留了起來,那就要恭喜這位男同學了。隨著同室好友短暫性地神秘消失,姐妹們各自的秘密也多起來。校園里能約會的地方并不多,但是戀愛中的人們總是幸福的,有時候擦肩而過時一個眼神的傳遞也能快樂一整天。美好的愛情總是要充分獨享,能藏多久就藏多久,但慢慢地終究也都來到陽光之下了。那時候學校每兩周一次發放聲遠舞臺的電影票,這可給許多同學提供了絕好的機會。不少同學想方設法換票,以便坐在戀人的身邊,來一場公費的浪漫觀影。還有不少同學把票根留下來,或者搜集過期票,耐心等待到某天聲遠舞臺出來同色影票時,拿去濫竽充數,多看一場免費電影。年輕窮學生的這點小伎倆,現在回頭想想也是很好玩的。

    校園里的故事從來沒有過期,時光卻慢慢走遠了那時天天在嘴邊唱熟唱爛了的一首歌,而今才真的懂了

    烏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臉

    怎么也難忘記你容顏的轉變

    輕飄飄的舊時光就這么溜走

        轉頭回去看看時已匆匆數年……

    今天傍晚,我又獨自走進母校校園,樓前的空地上,白玉蘭的花瓣落了一地,迎春花一簇簇開得絢爛,楊柳春風又是一年。夕陽余暉中,我透過法桐還依然干枯的枝葉望去,幾座小樓靜謐安詳,爬山虎的藤蔓游絲般蜿蜒伸向樓頂。我的目光跟著藤絲游走,看到枯枝中已經拱出點點新綠。我靜靜地看著,突然想問問她,是否還記得我年輕時的模樣。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超碰视频_超碰在线视频_成人福利视频在线观看_CaoPorn